在线投稿首页 ┊ 概况 ┊ 公告通知 ┊ 特别关注 ┊ 就业工作 ┊ 规章制度 ┊ 研究生会 ┊ 多彩校园 ┊ 下载专区 ┊ 在线留言
多彩校园
 
多彩校园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多彩校园 > 信息内容
说“霰”

姜维群

  清明的前一日,天津来了一场“霰雪”。所谓“霰”,读作XIAN(线),似雪不是雪,似雹又不是雹,体积小米粒大小,据书籍介绍其为颗粒状,直径在2至5毫米之间,着地时会有弹力反跳,且易破裂,可见天工造物,真的是花样繁多。
  这样人想起了“霾”,前些年没多少人认识这个字,本来以为有一个雾字完全可以代表了,然而自从有了旬日灰蒙日色无光的日子,我们认识了还有一种“浮云郁兮昼昏,霾土忽兮塺塺”的霾。“塺塺”是尘埃很多的意思。
  汉字是很精确的,世界只要有这个物体或现象,一般就会有专用名词,而且十分琐细,当然这也造成了汉字体量的巨大。
  还说这个“霰”字。霰出现,当然不是在最寒冷的时候,因为天公会直接下雪;当然也不是天热的时候,那样天空会下雹子。正是冷不冷热不热的时候,这种“微型雹子”与人不期而遇,它可能是雪的急先锋,也可能是雨的先遣军,所以这个霰不是经常光顾的。
  往年清明时节应该是“吹面不寒杨柳风”了,但是前几天温度破30℃,满街裙装半截袖,即使是“二八月,乱穿衣”也不至于乱到直接夏装。后两天却又寒风凛冽,倒真是风萧萧冷酥酥,满街都是防寒服。有人说一觉醒来看到满眼白茫茫,以为忽然穿越到2019的冬季呢?
  对于“霰”古人已然见之不惊了,在两千多年前的《诗经·小雅·頍弁》就有“如彼雨雪,先集维霰”,知道这霰是雨雪的先遣军集合,古人特别注解说:“将大雨雪,始必微温,雪自上下。遇温气而抟谓之霰,久而寒胜则大雪矣。”
  国人对于任何自然现象都会激起诗兴,像下雪就有了“灞桥驴背”的诗情诗兴。诗人敏感,所以听觉嗅觉都好于常人,声大的听,声小的也听;有声的听,无声的也听。有声的听如“听雨”,这没毛病,雨打芭蕉雨过檐,都有声可听。然而无声的听,如听雪、听月,明朝万历年间的翰林黄志清有“听月楼”,至于“听雪”更是不胜其多,翻阅一下《古今人物别名索引》,斋号叫听雪、听花、听香的太多了。然而“霰”确实可听。
  霰是颗粒状,掉在地上不是雹子的噼里啪啦的声音,而是飒飒地作响,像沙粒砸在地上。宋人张元干《夜游宫》词有这样的描述:“拥红炉,洒窗间,闻霰雪。”此声虽微,细听尤得妙谛。

来源:天津日报 满庭芳

添加日期:2018-4-16   浏览次数:1178 打印此页】 【关闭窗口
  分享到校内人人网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豆瓣 QQ书签 百度搜藏 Google书签 新浪ViVi 分享到QQ空间
 
其他信息:
·说“霰” (2018-4-16)
·居有竹 (2018-3-14)
·油菜花开时 (2018-3-14)
·五月的赞歌 (2017-5-8)
·松柏精神在常青 (2017-5-8)
·潇潇春雨诗意浓 (2017-4-25)
Copyright © 2012 天津科技大学党委研究生工作部(津科备30-1号) #,All Rights Reserved
单位地址:(河西校区)天津河西大沽南路1038号 邮编,300222;(泰达校区)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13大街29号 邮编,300457